回家那条大路

发布时间:2014-03-21 11:29:02关注次数:943次

 

回家那条大路

      陈勇

我的老家在麻水。通往家门口的那条大路是沿着北河水库渠道从麻水集镇蜿蜒到桠杈铺村的,是村里通往镇上的一条重要通道。那条路不宽,只能走拖拉机和牛车,弯曲的黄土路两边低、中间高,两边印着深深的车辙,路中间长满了杂草。逢下雨路上便多出两条“小溪”。路上也有桥:或是简陋地小石拱,或是用两三根松树并在一起,上面铺些草加土,时间一久、雨水冲走泥土,桥便露出原形,“水沟”也就毫无顾忌地横躺在大路上了。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家门口那条大路在我童年最深的记忆。那时最盼望雨天和小伙伴们在路上用脚丫打水仗,蹲在路旁和泥巴“架桥”,梦想着有一天这些用石头、树杆搭成的简易桥都变成有一座座结实的水泥桥。稍大了,才知这条常玩的路有太多不便,一旦下雨下雪,村里基本就与外界断了联系,车出不去也进不来。不时看到大人们把裤腿卷得老高扛着自行车,在泥泞中一步一滑;见到更多的是前拉后推却无动于衷的拖拉机和汽车,门口那垛给水牛预备的越冬稻草经常也出被“贡献”出来垫车轮……看到这种情景,我常想:什么时候这条路才能变个样儿呢?

今年回家,我惊奇地发现这条路变了,走在刚修的水泥路上,怎么也寻不到旧时的痕迹。路宽了,能并排走两辆汽车;小木桥也改了涵管桥、水泥桥,走在上面倍感踏实;路两侧建起了一栋栋漂亮的小洋楼;路上来来去去的小轿车并不比那时在路上的自行车少;更惊奇的是,沿着家门口的路一直可以通到建设中的江南高速和荆松一级公路……

回深圳的路上,我不禁感慨万千,我的家乡在短短几年内基本实现了水泥路村村通,开工了荆松一级和江南高速两条高等级公路,没有一级、不通高速即将成为历史。公路沿线一座座工厂、一个个居民新村正在拔地而起,一条条致富路正带着乡亲们奔向小康!

路好了,回家更快捷了!下个春节,我们一定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