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木箱

发布时间:2014-03-14 09:54:40关注次数:848次

高耀荣 

女儿高考结束,宅在家里,有些沮丧,有些失落,为博女儿一笑,邀她逛街,给她置办一些角色转换的行头,还原她乐观阳光的本色。

 路过一家品牌包箱门店,一只红色的旅行箱,让我俩眼前一亮,箱体上压有蔷薇花的图案,日韩风格,轻巧、亮丽、时尚,很适宜女儿上学旅行之用。

 女儿在一旁向店主了解其功能和使用技巧,我看着这只漂亮的旅行箱,思绪却穿过时光的隧道,回到了三十年前,回到了湖北松滋那个贫瘠的小山坳。

 1977年,大姐高考录取,一家人高兴、兴奋的劲,无以言表。准备出发前往报到的那一天,一家人围在一起,有说有笑,给大姐送行。爹将家里最好的一只“脚箱”擦洗干净,搬到大堂,准备帮大姐打包行李。所谓“脚箱”,是木箱的一种,正方体,上下开启,在正方体的底部按上脚架,以便放在地下腾空防潮。这种箱子,无法推,更没有办法拎,只能用肩扛,或者用绳索套好后用扁担挑。大姐见状,走近爹:爹,我不要箱子,行不?只见爹正忙碌着的手忽然象被人点了穴位一般,无辜地僵在空中。半晌,爹无力地说:不行,没有一个箱子,证件细软放哪里?行李怎么收拾?接着继续忙碌。大姐拉着爹撒娇:爹,我真的不要,行李用床单包裹着,将床单四个角交叉一系就可以了。接下来,只听爹在吼,大姐在哭,怒吼声、哭声在山谷的上空交错回荡。那一年,我12岁。

 1981年,我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后,爹偷偷地给我手工制作了一只小木箱,长方体,但四个角是圆的,正面有一个钢质的小提手,小巧轻便。由于买不起涂料,爹到屋后的竹林采集了一种植物的果实,好象是叫“知果”,将“知果”用力地挤压在箱体上,其汁涂染木料,小木箱就穿上了枣红色的外衣,好漂亮,我爱不释手。这只木箱,伴随着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从湖北到广东,至今仍完好无损,那份枣红依旧。

 后来,妹妹们上学,皮箱替代了木箱,各式拉杆箱替代了手拎箱。

 女儿见我走神,以为我嫌贵,扯了扯我的衣袖,有些不悦,我赶紧埋单。

 我无意忆苦思甜,也无意解释。可那只木箱,对于我,却是一世的珍藏。